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
姐夫的荣耀

第一章 探亲

第一章 探亲

终于升职了。

在KT投资公司辛苦工作了一年,我终于有了回报,心里一下子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憧憬,仿佛世界就在我的脚下。

在KT公司的一年,也是我来到S市满一年。这次升职后,我顺利地拿到了攒足的七天假期。好久沒回家了,我决定回家看看。

家里除了父母外,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妹妹。

记忆中,妹妹又瘦又干,与“好看”两字相去甚远,更別说是美女了,何况我又是喜欢成熟一点的女人,所以对于妹妹,我这个做哥哥的从来沒有过超出伦理道德的非分之想,哪怕一丁点都沒有。

一年后回到家,家还是原来的家,路还是原来的路,几乎什么都沒改变,也许一年时间太短,任何事物都难在一年里有什么变化。

可是,有一个人变了,这个人就是我的妹妹,李香君。

见到我妹妹的那一刻,我真想到了那句经典老话:女大十八变。

“真的是小君”和父母一通嘘寒问暖后,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婷婷玉立的少女。如果只是在街上碰见,我一定认不出这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就是我的亲妹妹来。

“哥,看你的样子多夸张,我还……还不是原来那样子,倒是哥一年不见,变得……啧啧”妹妹的声音从小就发嗲,这句话最后的“啧啧”

两字,让我记忆起了熟悉的声音。想不到,我在妹妹的眼睛里,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“什么叫啧啧啊说说看,你哥变成什么样子了”我眯着眼睛,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妹妹。

“当然是变帅了,变成熟了,还变得有点坏坏的哟”小君咯咯娇笑,不停地拧着衣角,少女那种特有的羞涩和娇憨表露无遗。

我假装拉下脸:“怎么说哥坏呢”

“还说不坏,有你这样盯着人家看的吗怪怪的。”小君插着腰,一副不辩倒我不罢休的样子。

这又让我的记忆回到了以前那个熟悉的妹妹,小君从小就爱和我顶嘴,抬杠,无论大事小事,总喜欢和我辩论一番,那股执着劲,真的如《审死官》里的周星星,黑的能说白,白的能说成黑,也许死人也能说活过来。

“你变漂亮了哥才看的嘛。”我心里不得不承认,我刚才看妹妹的眼神有点暧昧,因为妹妹确实与以前大大不一样了。

“那么说,我以前很丑喽”小君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,不过那嗲嗲的声音听起来还是软软的。

“以前也不是很丑啦,只是头发有点灰,皮肤有点黑,瘦得像营养不良,对了,你满脸都是痘痘,还有……”我突然发现小君的眼神有点不对了,本来她那又大又圆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,从这条缝里射出了一丝寒光,就连嘴角也向下弯成了一个弧度。

察言观色不是我的强项,但小君的脸色变化就是笨蛋也能看得出,我赶紧住嘴,但已经太迟了,一道红影扑了过来。

饭桌前。

我伸出了有两道抓痕的左手,向母亲诉苦:“妈,你看看小君,样子变了,性格还是老样子”

沒想到我妈却护起了我妹妹的短来:“谁让你这样说你妹妹活该,做哥哥的都不知道疼爱自己的妹妹。”

旁边的老爸更是护得不行:“小君现在越来越懂事,也越来越乖,就不像你这个小子,一年在外,电话都不多打几个,老让你妈担心,现在你妹妹毕业了,也该让她见见世面,这次你回S市,就把妹妹捎上,你要好好照顾她,让她在S市玩几天。”

“玩几天”我问。

“爱玩几天就几天,如果不想回来了,你就帮你妹在S市找份工作。”也许漂亮的女人都不是读大学的料,我老爸也不强求小君出人投地了。既然老爸一锤定音,我哪敢说半个不字。

饭桌边。小君的眼睛眯成弯月,可以去玩,她当然开心了。

探亲的日子很快就过了,在家的那段时间除了和以前的那些同学,朋友喝酒叙旧外,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倒少得可怜,几乎把妹妹将与我一同回S市的事情给忘了。

直到小君和我一起坐上飞机,我才明白未来一段时间里我的钱包要大出血了,按照我老爸的意思,我不但要让小君吃好,玩好,还要盡量满足小香君的要求。

现在都说男女平等,我就怎么沒感觉出来相反,我这个妹妹被父母宠得不行,想想我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,心里就直嘆气。

“嘆什么气李中翰,是不是怕我吃你的,花你的”小君虽然沒有出过远门,见识也很短,但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,似乎能看穿別人的心思。

心里的小九九被小君无情地戳穿,我有些脸热,干笑了两声,说道:“多心了吧,你哥哥疼你还来不及,这次,哥一定让玩开心,玩盡兴,还让你满载而归总可以吧”

“真的那才差不多,哼,如果你怠慢我,我就告状,嘿嘿。”小君狡黠地笑了。

我的心却在滴血。

小君沒有出过远门,更別说坐过飞机了,飞机还沒有起飞,她就激动地东张西望,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,我不禁觉得好笑,忍不住揶揄她:“女孩子,矜持点,別让人说你是土包子”

小君兴奋的心情被我这么一盆冷水浇到头上,顿时凉了下来,她冷冷地告诉我:“看在到了S市后要吃你的,住你的,花你的份上,这次我不和你计较。不过,下次不许你再说我土包子,你也不瞧瞧,有那么漂亮的土包子吗”

我想笑,想大笑,可惜飞机是公众地方,我只好忍着。我承认,我确实沒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土包子。

飞机起飞了,我身边的土包子却吓得搂着我的手臂,嘴里咿呀乱叫,我忍不住大笑。

三个小时的飞行过程很单调,盡管小君对一切都感到新鲜,她还是有了困意,跟所有乘客一样,靠在座位上打起盹来,我正好明目张胆地欣赏小君。

一年不见,以前那个毫不起眼的学生妹,怎么就说变就变,变成一个引人注目的小美人了呢我正纳闷,一缕淡淡的清香飘进了我的鼻子,我仔细地打量着小君。她显得是那么清秀脱俗,以前黑黑的皮肤,现在却雪白雪白的,小翘的鼻子,长长的睫毛,就连头发也变得又黑又细,柔柔地散落在胸前,飞机上盡管光缐不明亮,但依然无法掩饰她头发上的光泽,我靠了靠过去,那股淡淡的清香沁入我的心肺,我像小偷似的,贪婪地吸了几口。

飞机遇到气流,晃了起来,小君的小脑袋一下子滑到了我的肩膀,她醒了过来,我忙说:“沒事,飞机遇到气流了,很正常,来,靠哥肩膀休息一下。”

“恩”小君应了一声,又把头靠了过来。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。不过,瞬间,我就大骂自己:李中翰呀李中翰,她是你亲妹妹,你有毛病是不是

就是好色也不能好到自己妹妹身上吧,別再龌龊了喔。

我为自己脑子里产生的那一丝龌龊感到愧疚,眼前的小君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,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有如此非分之想呢

可是,小君的下一个动作让我再次杂念丛生,她呢喃地告诉我:“哥,你肩膀能不能低点,我靠不舒服。”

为了让妹妹舒服点,我压低了肩膀,小君美美地“恩”的一声,把整个小脸蛋都靠在我的肩膀上,我刚心驰神往,小君的双手就抱了过来,像抱枕头似的抱着我的手臂,紧紧地抱着,我感觉到手臂上被一样东西压着,软软的,弹弹的。

天啊,这真要命了。

不知不觉中,这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竟然就过了。

“啊,到了哦”随着飞机的降落,小君又充满了活力,她兴奋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,S市是大都市,鳞节栉比的高楼大厦让小君目不暇接,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了解这个城市了。

而我,我的生活,却从这一刻起发生了波澜壮阔的变化,这些变化搀杂了太多太多的酸甜苦辣,我一点准备都沒有,但生活就是生活,一切都可以发生,一切都无法预知。

“哥,这里环境不错,就是房子小了点。”回到了住处,小君显然对我所住的地方心理准备不足,沒办法,S市物价高涨,房租更不低,这套一室一厅的房租也是高得离谱,幸好房租是公司代缴。在公司里,能有这样的一个窝,我恐怕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了。

“将就点吧,我的大小姐,出门在外不同于在家。”从下飞机到回到家,我都像我车夫一样帮小君拎着行李,时当盛夏,我不但累,还满身臭汗,可小君也沒说半句谢,我心里多少有点郁闷。

小君的眼睛四处瞄了瞄后,皱着鼻子问:“我睡哪”看来,爱干净的小君闻到了异味,虽然我也是爱干净的男人,但男人再怎么干净也比不上女人干净,特別像小君这样有洁癖的女人。

“你是公主,当然睡大床啦,我睡客厅沙发,这样总不亏待你了吧当然,如果你想睡沙发,那我也不勉强你的。”看见小君绷鼻皱眉的样子,我心里就更有气,放下了行李,我打开冰箱,咕嘟咕嘟地狂喝了几口水,然后倒在了沙发上。

“既然我是公主,又怎么能睡在沙发呢睡沙发的当然是卫兵了。”小君嬉笑道。这又让我想起了妹妹小时候与邻居小孩玩公主和王子游戏时,经常拉我做卫兵。多少年了,这份美好的童趣依然烙印在我心里。

“小君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啊哈哈!想吃什么哥哥弄几个菜给你吃。”

小君一番薄嗲娇嗔把我心中不爽一扫而空,心想,小君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,喜欢不喜欢,厌恶不厌恶都七情上脸,哪有那么多心机呀,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忒小气了点,看看天色已晚,已是晚饭的时间,我决定给小君做一些拿手的好菜,在外漂泊了一年,也让我练了一手不错的厨艺。

“怎么会不记得我小时候你老是欺负我。”小君对以前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似乎记忆犹新,说了一大堆我以前怎么欺负她的事情,我却一头雾水,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有那回事,只是听她这么一顿诉苦后,我反而觉得亏欠了她,心里对小君就多了一份疼爱。

“好啦,看来哥要把以前的过错弥补一下了,说,想吃什么”我笑眯眯地问道。

“我不想吃什么,恩,一个鸡肉汉堡,一个鱼香汉堡,一包薯条,记得要番茄酱喔,呃,再要两个炸鸡腿,两个辣鸡翅,一杯果汁,恩…

…还有,算了,先吃点再说。“小君晃着小脑袋,好像还想添点什么。我心中释然,怪不得上楼前,小君的眼睛老盯着楼下的肯德基。

“喂,你不是患了爆食症吧这些东西你能吃得完么”小君不想吃我做的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但小君的胃口之好更出乎我的意料。

“怎么舍不得花钱”小君大大的眼睛看着我,看得出,那眼神有点狡黠。

“那好吧,你先收拾一下行李,我马上下楼去买,渴了,冰箱有饮料。”我还能说什么呢买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花我什么钱,我暗喜。

“好啦。”小君已经不耐烦了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我叫陈东  
下一篇:下一篇:都是我的女人
24小时在线宾馆监控录象播播-P2P在线电影在线电影(进入) 网址发布系统(立即下载) 加入收藏
看AV  www.haodd16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