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
年后的母子突破4

【年后的母子突破】【十二】时间是飞逝的。如果你沒有深切的感触,那请像我一样写篇这样的日记文,你就会发现人生是多么的短暂。这不,一眨眼的功夫,马上要立秋了。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继续,有条不紊。有时候,我真的感觉生活就是一部巨型机器,而我们,只是这部机器的小零件,支持着机器的运转,又承受着生活的磨损,直到自己慢慢变老,不再适宜机器的运行,而被人强行换掉。请放下你高贵的手掌,把砖头轻轻放下,待我说完。我不是在宣扬悲观论,更不是要让大家脱离世俗。只不过,最近我的生活有点变故,变得让我难以适应,变得让我不知所措。当然,我沒有脱离主缐,要问我这变故从何而起,那还得从上週末讲起……难得的週末,却被无休止的加班打破,好在领导开恩,只让众同事加班了一个上午,草草地汇总完报表,大家就各奔东西了。然后,回家吃饭,吃完饭和老婆逛商场,顺便看看大街上女同胞的大白腿。夏日马上就要过去了,机会不多了。週六晚上和老婆一番云雨,週日早晨下大雨,七点一刻就被老婆拖起来了,送她去值班。回家已是八点,突然接到科长老王的电话,口气很硬,说我弄的报表有差错,被市委秘书处退回了,让我赶紧去修正下,下午市领导开会要用。不敢耽搁,驱车来到单位,空荡荡的。开电脑,打开Excel,仔细审核后发现不是我的问题,领导交给我的报表运算符号弄错了,于是给老王打电话,跟他说明了原委,老王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,说报表是让政工科的小李弄的,那孩子一看就不行,工作不踏实,让我把表重新改下,然后发到市委秘书科的邮箱。週末一共两天,就这样前后给我浪费一天了,我问老王有加班费沒?老王说改天再请我吃羊蛋,我倒……昨夜星辰烂漫,和小紫云雨到半夜,今日瓢泼大雨,更让我感到睏乏了。再确认报表沒问题后,我已是哈欠连连了。弄完了这头,再次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。老爸在客厅看报纸,老妈在洗衣服,匆忙打了个招唿,我便径直上楼补觉去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老妈敲门让我去吃饭,睡意朦胧开了门下楼,却发现老爸不在了,一问才知道被人叫去喝酒了。胡乱扒拉了几口,便上楼继续睡觉了。別说我不把握机会,是我太疲倦了,此时还真不太想幹那事。躺在了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也难怪,自己以前一般不午睡的,刚才经过那一觉,又吃了点饭,精神头又上来了。大脑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,我决定下楼,不能浪费这个难得地机会。刚打开门,却看到老妈就站在我门口,或许是沒想到我会出来,眼睛躲闪着,转身就要走。我便一把将老妈拉住,然后拉其入怀。妈,我正要找你去呢,你自己倒上来了。我一边摸着老妈的大腿,一边在老妈耳边轻声说。老妈今天穿的是连衣裙,很肥大的那种,隔着薄薄裙子摸起来很是滑腻。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妈马上挣扎出去了,目光依然躲闪着我,拉了拉裙子后对我说:你沒睡觉啊?我还以为你睡觉了呢。妈,找我有事啊?我再次将老妈搂过来,老妈依然极力挣扎。直觉告诉我,老妈有情况,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一般情况下,老妈是不会这么反抗的,更何况,明知道家里就我俩,还上来找我,可为什么我一搂又不愿意了呢?进屋说吧。我从背后推着老妈进屋,然后反手将门关上。老妈倒是沒很拒绝,只不过进屋后坐在床上,两手一会交叉,一会又放在腿上,很不自然的样子。莫非是嫌大白天?我走过去将窗帘拉上,本来就是雨天,这下房间里立马暗了下来。来到床边,我伸手去找老妈连衣裙的拉链。老妈又在阻拦,两手推着我的肩膀。我笑了笑,心想着,明明上来找我,现在又不好意思了,这可不是老妈的风格啊。別弄,你先闪开,等会。老妈依旧在挣扎,一手推着我,一手捂着裙子的下襬。妈,你真找我有事啊?有事就说吧,还藏着掖着的。我沒理会老妈,看给她脱衣不成,便一把将老妈推到,然后压在了她身上,这下老妈沒辙了,两手够不到裙子了,我从裙子下面伸进手去,慢慢抚摸着老妈的大腿。呜呜……你爷俩都欺负我吧……老妈看阻止不了我,两手一捂脸,低声哭了起来。妈,妈。怎么了这是?怎么哭了?我停止了动作,下意识地抬手去拉老妈捂着脸的手,却怎么也拉不开。妈,到底怎么了?我依旧压在老妈身上。心里琢磨着不大对劲啊。刚才吃饭的时候就看着她不太正常,莫非有啥事?呜呜,你爸啊。老妈依旧低声抽泣着。妈,我爸怎么了?我不解的问。呜呜,他,他……真是气死我了。老妈移开了摀住脸的手,两行清泪顿时顺脸流下。你俩都老夫老妻的了,还吵架吗?是不是要让我反过来给你们上上政治课啊?讲到老爸,我突然沒了性趣,但还是继续压在老妈身上,只不过,老实了许多。哎,呜呜……不是吵架,呜呜。那是怎么了,妈。不会是咱俩的事让爸知道了吧?我调侃她。沒,沒……不是这事,哎,真不知道怎么说起了。老妈停止了抽泣,用手背抹了几下脸上的泪。既然上来找我了,那肯定心里已经决定好对我说了,看来,确实是难以启齿的事,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。为了安慰老妈,我也跟着用手轻轻给老妈擦了几下泪。妈,沒事,现在就咱娘俩,你说吧,你还不信任我吗?我抬起了胸脯,用手支着身体,对老妈说。那行,哎,也只有对你说了。老妈往上移了移身体,躺在了枕头上。嗯,妈,到底什么事?我也紧跟着将下体压在老妈身上。说来话长,说来话长啊。那你长点说,哎呀,到底什么事啊?急死我了。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舅妈的事吗?我舅妈什么事?我说过她离过一次婚。你还记得吧?嗯,记得。怎么?不会是我爸跟她……呜呜……老妈听到我说的话后又哭了,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,很委屈的

样子。妈,你先平静下,不急,不急。我趴下抱紧老妈,安慰道。老妈抽泣了几声后,哆哆嗦嗦地又说开了:其实,你舅妈……你舅妈她不

是咱本地的,以前在咱这一个饭店当服务员,后来在这干的时间长了,就跟她老

家那个离婚了。你爸当时经常去那个饭店应酬,后来就跟她熟悉了。这事本来我

不知道的,你那个舅舅当时还沒结婚,人家姑娘都嫌他家穷,后来,后来那个饭

店老闆不干了,你爸就将你舅妈介绍给了你舅。然后呢?故事好像很吸引人,我紧追着问。再然后,你舅和你舅妈就结婚了,可是后来,后来,我却发现你爸手机上

有一个号码常给他发短信,说的话还很肉麻,经不住我责问,你爸终于跟我说了。

原来你爸跟她早就有一腿,这些年来,他俩也沒少约会。哎……老妈说完

这一段,深吸了一口气,将头歪向枕头一边。妈,不会吧?我……我咋觉得不大可能?要真是那样,那你跟我那舅妈关

系还那么好呢?我很不解,不大相信老妈能有这个宽宏大量。要不我能有什么办法?老妈将头正过来,看着我说:你爸这人我能不

瞭解?当年他在乡镇上的时候,镇政府里有点姿色的女的基本上都和他有关系了。

因为这个,他还受了个处分。这事,我怎么不知道?听着老妈说到这些,我深感意外,同时,心里的

躁火又燃烧了起来,一边听着老妈说,一边伸下一只手去,将自己的腰带松开了。老妈感觉出了我的动作,身子扭了下,说道:你还想听我说吗?想听就老

实点好吧?待到裤子被我褪到了大腿上,我便又躺下,将两手搭在老妈肩膀上说道:

妈,你继续说,沒事,我不妨碍你。你说你的。对了,老爸在镇政府干的时候,

我也就十来岁吧?差不多吧,我记得那是十六七年前的事了,那时我们老家刚翻盖完房子。

你幹啥?別乱动。老妈说这话的时候,我已经将她的连衣裙掀了起来,然后拉

下了内裤,将鸡巴插在了老妈两腿间。一样的玩意。什么一样的玩意?妈。我说你和你爸。哎,我咋这么命苦啊……哈哈,妈,那当时镇上有几个女的啊?我打断老妈的话题,问老妈。谁知道几个贱屄,得有五六个吧。都让我爸弄了?要不我也不知道,有个小贱屄当时已经找对象了,都要结婚了,后来让她

家里人知道了。人家家里的家长找到了咱家,你爸当时跟人家还很强硬,结果人

家把这事捅到了组织部,咱家赔了人家两外块钱才了结了这事。那阵子,我真感觉你爸很陌生,心里想着跟他离婚算了,可那时你还那么

小,又捨不得让你经歷家庭破裂。后来你爸认错态度也很好,把另外一些女的也

都招出来了。组织部给她换了工作岗位,就是因为这个,你爸才调到了现在的农

业局。这事沒多少人知道吧?我问老妈。沒有几个人,以前镇政府里的人都不知道,那事一出,她们捂都来不及,

谁能说出去?老妈非常肯定滴说道。其实,我真的是害怕这样的事会传开,真

要是传开了,对我也不好。老妈回答我的话后,沉默了一会。趁这个时机,我已经将裤子完全褪下了,

然后将老妈的内裤也拉了下来。老妈用两手去捂,却被我强行拉开,然后我顺势

将鸡巴抵在了老妈屄口。待到慢慢摩擦了几下之后,我便慢慢插了进去。完全沒有过的感觉,里面很干。以前和老妈偷情的时候,里面一般都已经很

湿了。不过,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那里很紧,有种强行插入的刺激感。老妈推了

我一下,沒有把我推下来。而我,支着床,仰着头,眯着眼,却把鸡巴慢慢地插

到了底。妈,我不妨碍你说,我不妨碍你说。我一遍遍地轻轻重复着这句话,鸡

巴也在一遍遍地轻轻插进抽出。同时,我也幻想着老爸身边的那些女人,虽然印

象中已经沒有了大概的摸样,但是这事情本身就是刺激的,我从幻想中勾勒出女

人们的模样,将老妈当做她们,在老妈下体里寻找那份快感。妈,你继续。那你为什么还跟我舅妈关系那么好?我下体抽插着老妈,

轻声询问她。老妈好像也已经习惯了我的这种急色,这次反而沒有再骂我,也或许,老妈

依然沉浸在羞愧愤怒的状态里,无暇顾及我的动作。一边被我轻轻摆弄着,老妈又说话了:刚才被你打断了,嗯……要不我能

咋办?外人也就罢了,顶多以后不见,那是你舅妈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不能

把这事挑明了吧?我只能强装作不知道,嗯……我开始从心眼里佩服起老妈的宽宏大量来,也难怪,摊上了我这样的老爸,

能有什么办法?有些事情,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。那以后呢,以后他们还联繫不?我继续问。这时候,老妈已经在我的刺

激下分泌出了淫液,鸡巴抽插起来顺利了许多。我干脆跪坐起来,将老妈的两

腿分开,低头看着鸡巴与老妈的屄的亲密结合。嗯……你轻点行不?老妈继续呻吟着回答:以后,你爸好像跟她不联

繫了,她发给你爸的短信你爸都让我看了,也沒给她回。再后来,她也不怎么发

了。嗯……妈,那你以前说的那个啥,那个,让我跟舅妈做,是不是真心的?我加

快了抽插的频率,却发现这个姿势很累人,只好又趴下,紧紧压着老妈的身体,

感受插进的包容感与抽出的滑腻感。嗯……儿子,不是真心的是啥?我就想着吧,反正你也跟我有这事了,不

如去跟她做,这样一来可以满足你的那个变态想法,二来,二来可以让那个骚屄

老实点。老妈抱住我的后背,嘶嘶哈哈地说着,下体也自觉地分开了许多,往

上拱着腰,迎合我的抽插。哈哈,妈,你不怕她跟我爸说啊?她会那么傻吗?別说她现在知道你爸不愿意搭理她了,就算她真想说,她

也得考虑下自己的名声吧?那样做了,只能给別人证明她的下贱。也是,妈。我先肏的你,然后,你又让我肏舅妈,你是不是想让我把老爸

肏过的都肏一遍啊?我抵住老妈的下体使劲研磨着,老妈柔软的下体包容着我,

很是舒服。你也贱样吧,整天跟我说肏不肏的。我可跟你说,你可不能学你爸哈。嗯

……嗯……你看现在政府单位上班的有几个是正经的?新闻上都说了,什么微博

调情,什么官员淫乱照,沒几个是正样的。你要是不学好,我可不认你这个儿子

了。认我这个儿子,那你还把我往別人身上推。老妈的阴唇和小紫的不一样,

很厚,滑滑腻腻地,每次插到底都会将我鸡巴完全裹住。我继续对老妈说道:

妈,我就喜欢你的屄,肏你是最幸福的事。老妈抬手在我后背上打了一巴掌,说道:你还说,让你不学好。你还肏过

谁啊?在这胡说八道。我也报復性地狠狠插了老妈几下,将老妈屄里的淫水带了出来,打湿了阴毛。妈,加上你才三个,一个是小紫,还有一个是一个大学同学,我可沒瞎弄

哈。大学同学?老妈很疑惑地抬头问我。嗯,毕业那会儿喝多了,晚上就去开房了,后来沒再联繫过,听说那女的也是刚结婚。哎,你们年轻人啊……年轻人怎么了?妈,你看我不比咱家年老的老实很多吗?哈哈。我一手放在了老妈奶子上,轻轻抚摸着。別在这嬉皮笑脸地,以后你可得老实点。老妈挪了挪上身,将胸脯往上挺了挺。嗯,妈,我知道。家里有个老婆了,还有一个妈,俩女人伺候我,我还想啥啊?再说了,从你身上能得到其他人沒有的东西。什么东西?嗯……轻点。乱伦的感觉啊。想想都兴奋,你看,你生了我,我又肏进去。搂着自己的妈使劲肏,谁能体会啊?顶多也就意淫下。你个变态。妈,你不变态?不变态还出这么多水呢?你肏別人,別人也会出水,这东西还分谁在你身上吗?呵呵,我又不是女人,这个我咋知道?妈,你说以前吧,我也常看乱伦小说,特別是母子的。但是实话实说,我只是幻想別人的妈,对你,还真沒有啥感觉,有时候想想还真是挺噁心。那咋会这么弄我?这个不再解释了哈,早跟你说了。不过一旦弄上了呢,就不这样想了。是越想越刺激,越做越爱做。哈哈,妈,以后呢,我爸要是再在外面乱搞,你可得反应强烈点,千万別让他跟不三不四的女人弄,万一染上啥病,咱一家人都得传染。熊样。你轻点行不?腿都被你压麻了。那你压我吧。于是,我从老妈身体里拔出了鸡巴,一侧身仰躺在了老妈身边,用手捋了捋鸡巴扶好。老妈起身整理了下头髮,然后提起了自己的裙襬,用手扒着下腹,低头对准了我的鸡巴,便慢慢地坐了下来。我双手抱住了她的屁股,待到确定全部插到底了,便将老妈一把拉倒在了我怀里,让她腿放平,屁股稍微抬起,又开始慢慢肏了起来。妈,骚屄。我打你。骚屄老妈。哈哈。再说我可真打了哈。嗯……能感觉出我夹你不?能啊,当然能,你就是不夹我,里面也很紧。妈,最喜欢这样肏你了,亲亲。不,噁心。什么情况啊,肏你可以,亲就不行了?不大适应。那好,迎接儿子的勐肏.小杂种。骚屄。小杂种。骚屄。啊……嗯……小杂种。妈,外面下雨呢,你就叫吧,骚屄妈。妈?啊?我肏你。嗯,肏吧。我喜欢儿子插进来。嗯……妈,刘香芝是谁?混蛋玩意,嗯……那是你妈。妈,刘香芝幹啥呢?啊……你好快。刘香芝趴儿子身上呢。趴儿子身上幹啥呢?挨肏呢。谁肏的啊?嗯……你,你在肏刘香芝,你是我儿子,我是刘香芝,肏我,我是你妈,插我屄。妈,你比小紫开放多了,真舒服。小紫?小紫她……老妈听到我说到了小紫,身体便停止不动了。我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刺激气氛中,想抬起老妈的屁股,却沒抬动。怎么了,妈。不想挨肏了啊?哦,沒事,你继续。嘴上说着,屁股却沒抬起来,依旧压着我。这可怎么插?看着老妈好像又心事重重了,我便问道:妈,怎么了?你也太多愁善感了,刚才还那么兴奋呢,立马就能悲伤起来,你真适合做演员。你说都是过去的事了,今天又提起来了,这不是自己找不好受吗?好不如放下心来,咱娘俩好好舒服下。老妈将身体抬起,坐在了我身上,任凭坚硬的鸡巴插在自己体内。然后用手捋了捋头髮,低头对我说道:儿子,你可得注意着小紫点啊。嗨,妈,你放心就是了。你看你儿子这么大活力,肯定能把她喂的饱饱的,再说,她啊,我瞭解。我笑着说道。不是,那个……我说啊,你可得多加注意下。老妈有点吞吞吐吐起来。要说小紫会出轨,我可是不大相信,不是我太自信,是她基本上沒这个意识,不是那种很开放的人,她的荡,也仅仅侷限在床上的幻想里。上次跟咱SIS的CJMN视频做爱的时候,她可是要跟我动手的架势,最后还是被我强行插入的。不过,既然老妈这么说了,该不会她发现了什么吧?妈,怎么突然间说这个呢?她在外面挺老实的,她的那几个女同事都和我挺熟,要真是有什么事,人家肯定隐含告诉我,不会让她堕落的。再说,她就是正常地上下班,偶尔值这个班,还是一屋子女人,沒事的。在外面你能确保沒事,那家里呢?家里怎么了?你是说?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我看,还是告诉你吧,看着你蒙在鼓里,我有点于心不忍。妈,到底啥事?其实,我也不太肯定。我也沒遇上过,仅仅是自己的推断而已。你要急死我吗?上个周,小紫不是晚上值班吗?对啊。本来不是她值的,这个周才是,她有个同事结婚,只能连着值两个周。嗯,这个我知道。她早上回来的时候,你不是也见了吗?后来吃完饭你和你爸都去上班了,她也上来睡觉了。到了中午的时候,你爸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几个同事下午要聚会,都带家属了,也让我去,我就上来和小紫说了声,然后打的过去了。然后呢?然后去了之后人很多,还有几个不是他们单位的,我也不太认识……哎呀,捡主要的说。妈。嗯,后来他们喝到一半的时候你爸接了个电话,说单位有急事,他得先回去处理下,就让司机把他送走了,把我放那了,说一会再去。他走了之后我看这些人也都不大认识,我就自己回来了,也沒跟他说,心里想着反正这些人都叫他速去速回,不管接不接我,他肯定会再回去的。然后?然后,我回家后看到你爸换的皮鞋,心里还想着他大中午的回来幹啥?不过找了找,家里沒人,我也就沒在意,看了看餐桌,小紫还沒吃饭,我就去给她做了道菜,上来叫她起来吃饭。可是我上楼梯的时候,听到你这床板响。还有別的声音吗?沒有在意,我沒换鞋,穿的高跟,楼梯还沒上来,里面已经沒动静了。那床板是怎么个响法?说不清,不过事后想想,我怎么着也感觉是做这事的声音。后来呢?后来我上来敲门,小紫说正在睡觉,也穿上衣服,我就下去了,把衣服收了收放在洗衣机里,这时候小紫下来了。趁他吃饭的时候,我偷偷上来看了看,也沒发现什么异样。那我爸的鞋还在吗?嗯,一直在。下午你爸回来的时候,我特別留意了下,穿的是那双棕色的,他好几双鞋,有几双放单位里,还有几双放家里,我也分不太清楚她早晨到底穿的哪双出的门。不过一般不穿的鞋都放在鞋柜里,他那双就在门口,不过我可以肯定他前一天是穿的那双黑鞋,也可能是早晨换鞋的时候忘放进去了,我也沒太在意。妈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有可能是我爸进了这个房间,然后怕被你发现,光着脚丫偷偷出门,然后到单位穿上了那双棕色的?嗯,我这个也是猜测,这不是让你注意下嘛。还有,也不一定是家里,万一,万一,外面宾馆呢?这个倒沒事,我查过,文君不是在公安局户籍科吗?他有那个身份认证卡,我去找他玩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们内网查查,只要输上身份证,就能看到住宿信息,咱家人我都查了,除了几次在外地出游的外,沒住宿记录。嗯,这个都是猜测,你以后多注意下。当时小紫下楼的时候你有沒有感觉出她有什么不对劲来?沒有,很正常。今天她值班,要不,明天你早点回来看看?嗯,行。妈,我得想想。鸡巴仍然插在老妈屄里,却软了很多。要说小紫有外遇,这个我还真不太相信,不过有句话叫家贼难防,况且,老妈这么老了都让我垂涎三尺,小紫这么年轻,从道理上来讲,应该更有吸引力。只不过,老爸和她平时可真是看不出来的,就是普通的翁媳关系,不远不近的。老妈今天跟我讲的这些,肯定是想引出这事的,至于她跟我讲的有沒有保留,这个就很难说了,也不可能会再问出什么来。不过,这事不是小事,既然老妈肯张口对我说,就说明她有一定的把握……妈,你说小紫和我爸会不会察觉咱俩的关系?我问老妈。老妈坐在我腰上,用手扶着我的肩膀说道:我敢肯定,他们肯定不知道,虽然那两次差点被发觉,但是我们掩藏的非常好,肯定沒被发现。也是,从厨房那次最危险了,不过小紫当时在楼梯这,肯定不会听到里面的动静,还有浴室那次,我后来看了下,在外面确实也看不到里玻璃后面。至于在外面的几次,就更不会知道了。嗯,那两次之后我也都做过实验,肯定沒被发觉,包括即使在浴室里大声说话,在进户门外面也听不到。妈,也就是说,如果他俩真是有情况,不是因为知道咱俩之后才发生的吧?嗯,我看也是。难道小紫和老爸真有姦情?想想青春靓丽的小紫,我心里有点难受,不过,心里另外一面却还有个声音,好像在唿唤这是多么的刺激。我脑子很乱,鸡巴却不由自主地又硬了起来,不知道是那个声音在起作用,还是被老妈屄里的水泡的。干脆不去想了,再次将老妈拉进了怀里。老妈好像很理解我此时的心情,很配合,屁股往上翘了翘,小腹离开了我的肚皮,我便又开始抽插了起来。这事咱都不能肯定,你可先別问小紫什么啊。嗯,知道,妈,一会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办。老妈便不再发声,只剩下身下不断往外涌出的淫水,鸡巴和屄碰触所发出的啪啪声,合着外面的雨声,好像听起来很合拍,却不断拨弄着我的思绪。我强迫自己先忘掉此事,好在还有老妈身体的安慰,能清晰地感觉出老妈在故意夹我,好像在安慰我,又好像在刺激我。我只能将老妈抱的更紧,然后插得更勐,任凭老妈嘶嘶哈哈、嗯嗯啊啊.老妈突然坐了起来,依然沒有言语,然后,坐在我腰上快速前后研磨起来,直弄得我心神意乱,鸡巴被掰弯了又捋直,合着那份润滑,最后将我的所有激情和愤慨都捋到了龟头处,掺和着浓浓的精液,伴随着老妈几声急促的呻吟,全部射在了老妈温软的屄里。老爸肏了几十年的屄。事后,我点了一根烟,老妈在床上蹲着等待精液的流出。我的鸡巴依然是硬直的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姿势刺激的我,还是我内心想找老妈发洩,亦或是一种报復。我跪在老妈身后,一只手拿着烟放在床边,另一只手扶好鸡巴,再次从背后插进老妈体内。精液还沒有淌出,很热很滑。老妈依然沒有做声,只是和我一样跪坐在我身前,将上身挺直,两手反抱着我的屁股,自己的屁股努力后翘着迎接着我的二次抽插。这次做了多长时间不知道了,只知道一口沒抽的烟烧到了手,我才扔在地上,最后,我大声喊着:刘香芝,我肏你。而老妈也喊了起来:啊,肏妈,肏我,啊……我要你顶着我屁股射,我要你把精液都射妈屄里,晚上给那个老杂种当润滑剂……雨,停了。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个艳阳天……

上一篇:上一篇:在舅舅家狂干舅妈  
下一篇:下一篇:姊夫同时幹我跟姐姐
24小时在线宾馆监控录象播播-P2P在线电影在线电影(进入) 网址发布系统(立即下载) 加入收藏
看AV  www.haodd188.com